网络棋牌娱乐:吉林疫情中高风险地区

  • 时间:
  • 作者:
  • 浏览:567674
  • 来源:中国新闻网

综合娱乐-6631L.COM


点我进入游戏



















习近平与中国文化遗产保护|||||||

  2020年5月11日,习近平在大同市云冈石窟考察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情况。
  新华社记者刘 彬摄

  2014年2月25日,习近平在首都博物馆参观北京历史文化展览。
  新华社记者张 铎摄

  2018年10月24日,习近平在广州市荔湾区西关历史文化街区永庆坊考察。
  新华社记者谢环驰摄

    中国人民在实现中国梦的进程中,将按照时代的新进步,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激活其生命力,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中华文明同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丰富多彩的文明一道,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

  

  编者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文化遗产保护高度重视,多次前往山西、陕西等文化遗产积淀丰厚的省份考察调研,并就文化遗产保护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党的十九大将“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作为坚定文化自信的一个部分写进报告中。

  让我们跟随一组镜头,走近这些文化遗产。 

  

  1 北京・玉河

  2014年2月25日,习近平在北京察看玉河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工作展览和河堤遗址,沿河步行考察河道恢复、四合院复建情况。他指出,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传承保护好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首都的职责,要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传承历史文脉,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关系,切实做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

  玉河:通惠河的重要组成部分,距今已700多年。2007年在市政施工过程中发掘清理出明、清古河堤和少量可能为元代旧址的遗迹。玉河历史文化风貌保护项目2012年基本建成,保留了部分原河堤进行文物遗址展示,在河道两侧复建了明清风格的四合院群落。

  2 陕西・西安城墙

  2015年2月15日,习近平在西安市博物院观看了西安都城变迁图、隋唐长安城模型、青铜器及汉唐金银器文物展、汉唐代表性雕塑与唐三彩文物展,听取了古代丝绸之路和长安历史文化等介绍。他强调,一个博物院就是一所大学校。要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管理好,同时加强研究和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在传承祖先的成就和光荣、增强民族自尊和自信的同时,谨记历史的挫折和教训,以少走弯路、更好前进。当天夜里,习近平登上西安城墙,听取了西安城墙保护工作情况介绍,观看了城墙保护状况。

  西安:古称长安,至今已有3100多年的建城史和1100多年的国都史,先后有13个王朝在此建都。自西汉起,西安就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和友好往来的重要城市。“丝绸之路”就是以长安为起点,西至古罗马。西安是与罗马、雅典、开罗齐名的世界历史名城。

  西安城墙:始建于公元582年(隋开皇二年),周长13.74公里,包括护城河、吊桥、闸楼、箭楼、城楼、角楼、敌楼、女儿墙、垛口等一系列古代建筑设施,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城垣建筑,也是国家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 黑龙江・赫哲族伊玛堪说唱

  2016年5月24日,习近平来到黑龙江同江市八岔赫哲族乡八岔村,参观了赫哲族民俗展,观看了属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赫哲族伊玛堪说唱教学。他赞扬赫哲族历史悠久、文化丰富,特别是渔猎技能高超、图案艺术精美、伊玛堪说唱很有韵味。

  赫哲族伊玛堪说唱:中国东北地区赫哲族一种特有的口头传统表达形式。伊玛堪的演述人在没有乐器伴奏的情形下即兴叙事,并运用不同的唱腔和曲调刻画不同的人物和情节。伊玛堪说唱在传承赫哲族的语言、宗教、信仰、民俗和习惯方面发挥了关键性作用,201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4 北京・大运河

  2017年2月24日,习近平来到北京大运河森林公园,听取通州区历史文化、水系治理、生态环境保护等情况介绍,察看大运河沿岸生态环境治理成果,眺望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全貌。习近平强调,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要高度重视绿化、美化,增强吸引力。通州有不少历史文化遗产,要古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大运河是运河沿线所有地区的共同责任,北京要积极发挥示范作用。

  大运河:由京杭大运河、隋唐大运河、浙东运河三部分构成的大运河,全长近3200公里,开凿至今已有2500多年,是目前世界上距离最长、规模最大的运河。2014年,中国大运河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5 广东・永庆坊

  2018年10月24日,习近平来到广州市荔湾区西关历史文化街区永庆坊考察。他沿街察看旧城改造、历史文化建筑修缮保护情况,走进粤剧艺术博物馆,同粤剧票友亲切交谈,希望他们把粤剧传承好发扬好。习近平听取了广州市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汇报。他指出,城市规划和建设要高度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环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这种“绣花”功夫,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永庆坊:坐落在广州最具“广味”的荔湾区西关。大街小巷里,弥漫着浓郁的岭南文化气息。近几年,通过“修旧如旧”的旧城改造,永庆坊既保持了“原汁原味”的西关老城风貌,又吸收了不少时尚元素,成为广州年轻人文化创意的聚居地。这里一年到头,文化展览不断,弦歌不绝于耳,成为广州众多特色文化街区的代表。

  6 内蒙古・《格萨(斯)尔》

  2019年7月15日,习近平来到赤峰博物馆,了解红山文化等史前文化发掘保护情况和契丹辽文化、蒙元文化等历史沿革。在博物馆二层,习近平观看了古典民族史诗《格萨(斯)尔》说唱展示,并同《格萨(斯)尔》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亲切交谈。习近平指出,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华民族是多民族不断交流交往交融而形成的。中华文明植根于和而不同的多民族文化沃土,历史悠久,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发展至今的文明。要重视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支持和扶持《格萨(斯)尔》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培养好传承人,一代一代接下来、传下去。

  《格萨(斯)尔》:与《江格尔》《玛纳斯》并称中国三大古典民族史诗,起源于中国蒙古族和藏族民间,流传于蒙古族、藏族等民族聚居区。《格萨(斯)尔》于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2009年,《格萨(斯)尔》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7 甘肃・莫高窟、嘉峪关

  2019年8月19日,习近平来到莫高窟考察了解莫高窟历史沿革和文物保护研究情况,并走进洞窟察看历史悠久的彩塑、壁画。习近平接着来到敦煌研究院,察看珍藏文物和学术成果展示,听取文物保护和研究、弘扬优秀历史文化情况介绍,并同有关专家、学者和文化单位代表座谈。

  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来到嘉峪关,察看关城并听取长城保护情况介绍。习近平强调,长城凝聚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众志成城、坚韧不屈的爱国情怀,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代表性符号和中华文明的重要象征。要做好长城文化价值发掘和文物遗产传承保护工作,弘扬民族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起磅礴力量。

  莫高窟:开凿于公元366年,又被称为“千佛洞”,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的佛教石窟寺遗址,也是世界上历史延续最悠久、保存较完整、内容最丰富、艺术最精美的佛教艺术遗存,于1987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嘉峪关:我国明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始建于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距今已有648年的历史,是明代长城沿线修筑时间最早、建筑规模最为壮观、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座古代军事关隘,有“天下第一雄关”之美称。

  8 云南・和顺古镇

  2020年1月19日,习近平来到和顺古镇考察调研。习近平走进和顺图书馆,了解古镇历史文化传承和振兴文化教育情况。他沿着和顺小巷,察看古镇风貌,了解西南丝绸古道形成发展、和顺古镇历史文化传承等情况。

  和顺:中国古代川、滇、缅、印南方陆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保存了比较完整的明清古建筑群。和顺自古就有崇文尚教、重视家风家训的传统。云南腾冲和顺图书馆是全国建馆历史最长、藏书最丰富的乡村图书馆,至今已有90多年的历史。

  9 山西・云冈石窟

  2020年5月11日,习近平来到云冈石窟考察。习近平仔细察看雕塑、壁画,不时向工作人员询问石窟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等情况。他强调,云冈石窟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好云冈石窟,不仅具有中国意义,而且具有世界意义。历史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宝贵资源,要始终把保护放在第一位。发展旅游要以保护为前提,不能过度商业化,让旅游成为人们感悟中华文化、增强文化自信的过程。要深入挖掘云冈石窟蕴含的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内涵,增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云冈石窟:位于山西省大同市西郊的武周山南麓,始建于公元460年,现存有主要洞窟45个,造像51000余尊,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古代石窟群之一。1961年,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云冈石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本报记者郑娜、苗春、赖睿、张鹏禹整理,制图:潘旭涛)

传媒教育,怎样在学院与媒体间平衡?|||||||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5月15日发布消息称,该学院将“大幅度扩大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规模”,“学院人才培养主要在研究生层次进行”,这一办学调整引起业内外广泛关注。

有媒体还从非官方渠道得到消息称,该学院“将从今年起取消本科招生”,这更加引发社会大讨论。

应该怎样看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这一办学调整?是否还需要新闻学本科教学?新闻媒体单位在当下需要怎样的新闻传媒人?为此,《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学者、从业者、媒体研究者,共同关注和思考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调整办学所引发的讨论。

办学调整具有怎样的导向性

今年年初,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其核心目的是,聚焦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在确保公平公正的前提下,探索建立多维度考核学生的评价模式,逐步形成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选拔培养的有效机制,重点破解基础学科领军人才短缺和长远发展的瓶颈问题。这被称为“强基计划”。

由“强基计划”的目标和任务来看,不禁让我们联想到了20多年前的另一个话题――高考扩招。

1999年,教育部出台《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从这年开始全国高校开始扩招。在新闻学学科教学上,不少原本没有设置新闻学或者新闻院系的高校也为了响应“振兴计划”而启动了新闻学专业的招生。但是,2012年3月,教育部又出台了《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该意见提出,“保持公办普通高校本科招生规模相对稳定”,“走以质量提升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道路”。持续了13年的本科扩招被叫停,本科高校由于过度扩招而造成高等教育质量下滑,这其中也包括新闻学本科专业的教学质量参差不齐。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首任院长、中国新闻教育学会监事长、中国传播学会副会长刘卫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顾了这段历史。他说,从1999年开始,新闻传播学专业招生规模扩大,不同层次的高校纷纷上马新闻学专业,一时间全国有1080多所高校在创办新闻学或相关专业。到2013年左右,创办的热情开始下降。随着教育部推出“卓越人才培养计划”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要求高校要突出强化教学质量工程,强化多媒体技能训练,各新闻传播院校也开始在提升内涵、提高质量上下起了大功夫。

由此,不难看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办学调整,把未来重点放在加大培养研究生层次的人才上,这应当符合国家教育发展大计。

5月15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金兼斌在其微信朋友圈里撰文称:作为学院和学科的“清新”学院依旧,学科依旧,但人才培养的产品线和供应链作出了重要调整:从今年开始,将停止从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收本科生,今后“清新”将以研究生培养为主。在停招本科生的同时,学校大大扩大了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硕士生名额。今后“清新”无论是教学还是毕业生出口,将主要是研究生为主。在此文中,金兼斌还表示,这一调整,是对面向未来的新闻传播人才应该具有的素养、技能的反思的结果,也是对新闻传播人才培养模式反思的结果。今后“清新”的人才培养模式将着力强化真正意义上的复合型人才培养:第一专业要扎实,厚基础;新闻传播本身的训练则像刀刃一样嫁接其上,要犀利。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沈浩认为:“从教育理念上来讲,清华大学这样的决定有导向性,能够成为新闻学教学的晴雨表。”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周葆华则认为,新闻传播教育有不同的模式,例如美国一些常春藤名校没有新闻学的本科教育,但也有很多名校有新闻学本科教育,所以很难一概而论,应当尊重各个学校自己做出的选择或探索,将新闻传播教育办出各个学校自己的多元特色,“百花齐放”。

新闻学本科教育并非无用

由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停本扩研”所引发的还有“新闻无学”之说。有一些网友表示,很多知名的新闻人都不是科班出身,所以新闻系、新闻学院本科教育可有可无。也因此,有人提议可以不用再设置新闻学本科教育。

对此,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余清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闻学是实践性、应用性非常强的专业,本科4年十分重要。只有本科打好基础,增强本领,提升能力,才有可能成为优秀的记者。

“新闻传播教育包括以人文关怀为底蕴、以事实和真相为旨归的新闻学教育,在当代新技术快速发展的‘媒介化社会’,不但没有失去意义,反而具有特别的价值。因此,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教育,都各有其社会意义与价值。”周葆华表示,本科教育可以让从高中毕业的学子更早地接触到新闻教育,“点燃”新闻职业的理想,并将这种理想与踏实的业务训练紧密结合,理解如何通过扎实的报道去呈现事实、揭示真相、服务社会,本科生独特的人生阶段和更长的学习时间,对新闻传播院系的文化营造和认同也别具意义。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新闻学研究室主任黄楚新表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做法不具备普遍性,绝大多数高校应该还会长期保留新闻传播学本科,毕竟一些新闻传播学专门教育和基础教育还是十分必要的。不过,他表示,本科教育以后会更多考虑其他学科知识的涉猎,如与大数据相关的统计学、和算法推荐相关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等。

正在读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研究生的王军峰也表示,本科、硕士、博士培养应该是阶段性的连续,连续性中又有阶段特殊性,没有本科生教育,则基于本科生的硕博教育教学实践难以完成,最终也不利于新闻人才的培养。不过,王军峰认为,从当前的媒体环境和人才培养来看,未来的新闻传播教育还是要紧跟时代发展,与时俱进,培养跟得上时代的人才。比如,要加强对人才培养的技术性教育,以适应当前媒体的技术性环境。

媒体需要怎样的新闻人

当然,在讨论是否设置新闻学专业的过程中,也有网友认为:人人都有麦克风,可以不需要新闻记者了。

对此,刘卫东表示:“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传播者,但不是人人都可以当记者!记者与编辑工作是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和崇高使命感的人才能胜任的,而不仅仅是职业。”

“对新闻界来说,有些传统恰恰是弥足珍贵的,比如审慎、节制、平衡、理性、专业等等。”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辑、《深圳晚报》总编辑邓自强表示,面对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传统新闻学科不应丧失专业自信和专业灵魂,应该在坚持专业传统和高贵追求的前提下,进行彻底的结构性改革,打破学界与业界的壁垒,无论师资还是课程,无论软件还是硬件,均要融入世界信息革命大势,积极响应和回答新闻业界融媒体改革的一系列问题与痛点,成为与新闻业界息息相通的学科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只有这样,新闻学才能永葆生机与活力。

《新闻与写作》主编梁凤鸣也认为,新闻与传播学并非低门槛专业,恰恰相反,因为当下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5G时代来临,新闻媒体需要复合型人才,无论本科时学习的是何专业都可以再学习新闻与传播学。他举例说,从事科技报道的记者如果学习过理工科知识,那么在科技报道上会有更多优势。目前,新闻与传播学的不少研究与传播都是跨界的,如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均需要有计算机学科的基础,“这不仅利于业界发展,也利于学界研究”。

“人才始终是媒体发展最宝贵的资源。在真刀真枪的媒体‘战场’上,我们当然需要理论型人才和战略型人才,但我们更需要脚踏实地的各个垂直领域的应用型人才,他们需要有全面的新闻素养,有良好的内容生产能力、创意策划能力、文案写作能力、视(音)频创作能力、媒体技术能力,以及对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5G等新兴技术的场景理解和应用能力。”邓自强站在媒体机构的角度上给出现代媒体需要的人才标准和能力范围,“我们需要更多具备动手能力同时又吃苦耐劳的职业素养优秀的员工,我们不追求高学历,也不要求高深的理论研究能力。新闻学从来不缺少‘研究’,但更需要的是坚持去做、不断去开拓未知的人。”

澎湃新闻总编辑李嵘也表示:“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新入职的传媒人能够注重‘多面手’和‘专项能力’的统一结合,既要多掌握一些新媒体传播技术的应用能力,又能够在自己所从事的报道领域成为行家里手。”他强调,更重要的是对人文精神的培养,毕竟传媒人更需要的是“与人打交道”的能力,这对新闻敏感性的提高也是至关重要的。

对于传媒教育如何适应当下传媒行业巨变,李嵘认为,新闻学的总体框架、理论和实践还是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只是面对传播媒介的剧烈变化,互联网成为信息传播的主阵地,过去我们习以为常的传播媒介都将逐渐退到次要位置甚至退出历史舞台,现在的教学内容势必要作很大程度的改革才能适应网络媒体新时代的发展需求。

友情链接:   棋牌排行榜大顺发  |  炸金花棋牌送28元  |  手机棋牌游戏赚钱吗  |  棋牌娱乐官网  |  创世九州棋牌游戏制度  |  最靠谱的网赚  |  轻松盈棋牌最新版  |  888真人集团备用网址  |  哥哥棋牌  |  鼎丰棋牌游戏  |  网赚兼职包赔项目  |  二八杠压庄技巧赢钱手法  |  鑫什么棋牌  |  彩票app下载送18元  |  众博棋牌手机版登陆  |  九二九棋牌手机版下载  |  金钱葫芦鱼虾蟹色子动态图  |  咸宁棋牌手游